從我有記憶以來一直都是這樣


每當和人正面意見相左的時候
(不是吵架,我媽忘了教我長大後要怎樣跟人吵架)
當下我總是說不出半句像樣的話來表達自己的意思,為自己發聲
為之氣結,氣到發抖,  可是我講不出半句話


然後事後我會非常非常耿耿於懷
將事情反覆想
接著心中會漸漸湧出; 
剛剛我應該這樣那樣怎樣跟他說的

吼吼
吼吼吼


之類的不甘心


在心中想好一套"當初該怎麼樣說的"的草稿後
卻又覺得事後再跑去找人家說未免也太かっこうわるい了
所以默默吞下去




我覺得當下講不出任何話
不是因為我理虧
也不是因我不勇敢





我只是太遜了而已

    全站熱搜

    NATINA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