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沒事
翻了翻在日本的照片
那個時候大概是我人生最沒在注重外表的一年吧!
胖得很超過啊!!


但是卻也是很快樂很快樂的一年喔
什麼都不用想
只要想著該如何不要浪費在這土地上的一分一秒!的過每一天
相當快樂
だった。


但是回了台灣後,就又變回那個不知足的死小孩。


起初還有點反抗
為什麼同樣是我的生活
可以差這麼多?
難道就要這樣妥協了嗎?
不願意屈就於好像有點束手無策的日子
剛開始還反骨得很有志氣
但是いつの間にか
我不再去思考這個問題
讓生活的流,把我推向前
不再思考什麼是想要的生活
煩惱的範圍變得很小
該工作還是念研究所?
工作的話要什麼樣的工作?
經濟這麼不景氣有人要用我嗎?
工作開始後能適應嗎?
和客戶吃飯要適應老闆
等等等,諸如此類的,眼前的小問題小煩惱
都忘了自己、生活,還有想要的生活



你說這是習慣、放棄,還是妥協?


反骨硬耳朵如我
開始做起了以前打死不做的事
我揮別了黑髮
戴了牙套
最近還吃起了蝦
省起了錢




套句我的老話
要是事情都能被習慣或接受,那當初的堅持算什麼?




九把刀在《後青春期的詩》裡這麼寫到:

「多少孩子都在鄙視大人的青春裡掙扎著成長
未來卻成為他們當初瞧不起的大人。
多少年後沾沾自喜看著鏡子
竟還反過來感歎當年自己的年少輕狂
連最後一點點失落,一點點的悔恨都省下來了。


真是太乾脆的背叛。」




看完有沒有一點想發笑的感覺?

    全站熱搜

    NATINA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